Thursday, May 24, 2018

賞花慢騎


忽然間看到的相片,查了一下位置好像剛好適合騎著腳踏車來個運動兼旅行。現在天亮得早,所以清晨六點出發到番茄會社遺址也就是個七點左右,雖然有些攝影愛好者已經在那裡,但平日的早晨還是個安靜的地方。

停下我的腳踏車,拍了幾張相片,隨便找個角落繼續吃另一個早餐,順便看一段書,也欣賞這一片廢墟的光影變化,還有植物的生命力。

雖然在台南隨處可見鳳凰木,總也可以感受到她的陽光燦爛的紅,但像這樣配著一些些廢墟感的建物,到處串生的枝葉,卻時是每個角落都是風景。

而鋪滿整片紅的地板,難得的紅地毯風景。

大家都是這樣來來去去,我因為喜歡這樣涼爽,就又坐下來看一會書才又離開。

繼續往北回騎,想著來去歸仁尋找另一種顏色,亮黃的阿勃勒。

每次來到高鐵台南站該都是爲了搭車北上,就好像很直接得從台鐵車站就到高鐵候車區,後來連樓下的大廳都不太停留,周邊有那些道路我其實還真不太清楚。不過騎著腳踏車就是可以這樣沿著歸仁大道一路騎看看那一條路的阿勃勒花開得最燦爛,就這樣一路到歸仁二路可以看到比較有一整排的感覺,也確實有幾個人在拍照,我也停下來感受一些阿勃勒的黃色風暴。

後來我就騎上車一路往後面過去,有位大哥就想要拍拍騎車在阿勃勒大道的感覺,臨時充當一下模特兒,雖然安全帽也沒戴起來,就說是假掰照片。

天氣開始變熱了,而且從高鐵站出來我其實不太熟悉那些道路,有小繞一下,但還好就是有個東西南北方向,也不至於迷走太久,然後到糖廠小些吃個洛神冰棒,然後最後10公里回到市區,結束這樣小小的賞花之旅。



Tuesday, May 22, 2018

黑腥企業 Corporate

停止職場霸凌,人人有責!

看這種電影真的沒有那麼舒服,但現實中有太多事情確實沒讓我們那樣舒服。面對企業中存在的霸凌,該思考自己有那些資源可以應對?是否就這樣絕望地跳下去結束自己的生命?企業裡的一切規矩是否就不可以挑戰?自己的生命畢竟最珍貴,他們也許付了薪水給你,但真的不要用結束生命來抗議。我倒反而支持女主角這樣將問題鬧大的方式來應對,雖然她也是劊子手之一。

另一個我們該思考的問題是:你真的需要為了一份工作這樣將自己的所有良心吃掉嗎?而且企業的營業利潤真的跟善待員工不能並存嗎?你的工作如艾蜜莉這樣要昧著良心去逼退自己的同事而求得自己的生存,也許給了你10萬歐元的年薪,但你真的可以睡得安穩?即使沒有這樣強烈的自殺行為?而付出資遣費真的事一個企業那樣大的負擔?若你這樣的大財團都付不出資遣費,其實你也不是個值得信任的企業。

埃森企業是擁有九萬名員工的法國大型企業。某天一名財務分析師達瑪從企業總部頂樓一躍而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當勞動部介入調查,人力資源部的經理艾蜜莉表示達瑪的死純粹是因為「私人因素」,只有艾蜜麗的秘書知道達瑪因為申請調職被拒一事,多次找過愛蜜莉,卻屢遭相應不理。勞檢員瑪麗的管區內有2500家公司,她的職責是維護三萬名員工的職業安全,她深信達瑪選擇在工作場所自殺就是一個警訊,鍥而不捨的她發現埃森內部一項名為「雄心計劃」的企業管理法,目的是藉由調職,就能不經由「資遣」,強逼九千名員工自動離職。如果能證明人事經理企圖逼走達瑪,艾蜜莉將面臨「職場霸凌」甚至是「過失殺人」的罪名,當埃森高層決定將一切罪名都推給艾蜜莉,小蝦米如何能對抗大鯨魚?艾蜜莉又該如何反擊呢?

好吧!說點題外話的東西,這些法國女生怎可以這樣穿著高跟鞋優雅又自如的走路呢?甚至還可以在馬路奔跑,這到底是怎樣的超能力啊!而且裡頭的女生整個身型看起來真的優美,要不是這樣嚴肅話題的電影,這整個就是賞心悅目。

Monday, May 21, 2018

晨間小騎

周六早上忽然想說出去騎騎車,也考慮目前的天氣白天實在是太曬,所以我們就約早一點,不過後來發現其實可以更早,畢竟現在很早就天亮了,不過我們還是約了安平去吃早餐。

其實也沒有特別的目的地,但就是給自己一個機會動一動。

我們決定騎河岸自行車道,然後去安北路徐媽媽那裡吃早餐,之後過四草到大眾廟。然後再隨便看往哪裡走。不過第一個目標點就是去安平吃早餐,原本說是推薦他的手工燒餅,不過嘗過我覺得好像很一般,該不會在特意過來吧!

然後我們又上自行車道。很喜歡在紅樹林畔騎車的感覺,有滿眼的綠意,而且有很多不同的水鳥可以看和聽,就這樣一路騎到出海口然後離開轉往四草大橋。

原本想說要不要進去台江國家公園管理處看看清晨的光影,不過淑玲前一陣子才剛進去過,我們就直接路過了。然後又繞進大眾廟,感覺就是累積里程數吧!然後淑玲忽然想到可以帶我過去『鹽田生態文化村』,他偶然的遇見但覺得還不錯。我們就沿著大眾路一路騎,然後轉進鹽田小巷,早已不再運作的鹽田,卻有發現許多高蹺鴴的蹤跡,而這個季節剛好是他們的求偶季節,所以很容易聽到她們的聲音,而且也會有些攻擊性,要小心不要打擾她們了。

到路底看到『安順鹽場』的標誌,才想起自己以前讀過台灣鹽業的歷史有這個鹽場的資料。她是日治時期「臺灣製鹽會社」開闢較早的鹽埸, 1923年完工。至今保留許多重要的歷史文化資產,這些文化資產包括舊運河、碼頭、閘門和各項水利設施,當然還包括一些日治時期遺留的建築,如:鹽業辦工廳舍、鹽村房舍…等。

當時鹽村規模起初較為簡陋,同時也缺乏民生用水,直到1952年才開始有自來水,鹽村內也在此時開設了衛生所和鹽工之家,到了1953年,新式住宅完工,鹽村才發展完備。

鹽田生態村正好位於四草野生動物保護區的中心位置,鹽田特色建築與生態觀光充分結合。而且發現復育中的鹽田,這裡也是瓦盤鹽田。​而且我覺得很可愛的是那廟宇,用漁民的意象為入口雕像。繼續我們繞過鯨豚館、以前台鹽宿舍,有一大片的海檸檬開花,算是大片的海檸檬,尤其這樣開滿白花的景像。

然後我們還沒計畫下一個點時悲劇就發生了,車子爆胎了。第二次爆胎經驗,卻在這荒野中,而且主要是所有車店都還沒開,即使我叫了計程車,這時候也沒地方可以換,所以我還沒想好下一步驟要怎麼辦,就先坐在地上欣賞風景吧!結果就有一位大哥幫我撥了電話,說他有認識一位朋友有外出救援補胎,不過電話沒人應答,因為另有要事他得離開,要我一會再試試。淑玲因為覺得等也無聊,他決定騎著他的車根據大歌描述去尋找那家腳踏車店,不過當然沒尋到,但不久我也打通電話,車店大哥問清楚我的方位也真的騎著摩托車來道路救援了。神奇的工具箱,真的是我們小時候看到所有的腳踏車維修工具組。然後就是我學過的補胎步驟,很快地我的腳踏車又是一尾活龍,只是淑玲已經換了機車過來了,決定我們就騎回他住處,然後我們在去安平吃啞吧麵店,反正今天都是嘗鮮之旅,但雖然打亂的行程,但總也是有一些小幸運啊!而且啞巴麵店的滷味好好吃。

Tuesday, May 15, 2018

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

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
作者: 龍應台 
出版社: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2018/04/23
語言:繁體中文

獻給每個跟時間賽跑的兒女

人生裡有些事,就是不能蹉跎


到了中年才去思考老年的問題。其實在20多歲時也不是沒看到老化,畢竟我們有祖父母。但面對祖父母的老,感受很少。該說我們一出生我們就認為他們是老人了,另一個點是他們的老我們這一代的責任少了,也該說幾乎沒面對過。會比較有感覺得會是父母照顧花很多心力的家庭,這些照顧會影響到父母對子女的照顧。我自己家裡的例子不太有感,奶奶的高血壓其實我們這一代根本不太知道,而她是在一個冬天深夜腦溢血陷入昏迷,就此離開的。面對他沒有照顧問題,因為他在清醒的每一刻都是自己照顧自己的。而爺爺雖然在70歲中風,在奶奶82歲離開前,爺爺生活的打點一直是奶奶,而且爺爺基本上也只有三餐的打點。即使在奶奶離開後爸爸叔叔他們,好幾年也只是準備三餐而已,一直到最後幾年他的退化到自己也無法起身、無法用輪椅自己出門,才有更多的陪伴,但就是三餐+洗澡的基本照顧。跟我們現在面對的老年疾病/退化感覺不太一樣,一切都是另一種面對生命的學習。

其實也不知道這樣的學習是否真的是可以學習的?龍應台覺得他兩個兒子可以從這裡頭學到一些,但兒子們覺得無論你看多少、了解了多少,在面對老化死亡那一刻,都是在那一刻才知道的。而我總覺得這過程有一種生命傳承的感覺,面對他們的老化,也給我們一個機會去理解自己可能可以怎樣過自己的老年生活。


作者這本書說的是寫給母親的情書,一種生命和解的方式。所以他面對父母的生命歷史,去理解兩代落差,當然也兼著去看跟下一代兒子間的不同,試圖在修復父母關係之際(其實也不是修復,是理解,是讓來得及修復的人早一點去做)也去面對自己的親子關係,希望自己不要複製那個當年你覺得對你造成困擾的父母行為。「我們出生在山河破碎的時代裡,你們讓我們從滿目荒涼中站起來,志氣滿懷走出去。現在你們步履蹣跚、不言不語了—我們,可以給你們什麼呢?」— 龍應台


禁語行禪時龍應台瞬間決定:放下一切,回鄉陪伴失智的母親,開始寫信。

十九封信,是對生命信念的親身實踐,是對上一代的感恩致敬,是對下一代的溫柔提醒。

有告白、反省、不捨或喃喃自語

美君  觸發每個生命的故事

牽引  世代間的依戀與不捨

Wednesday, May 09, 2018

毒木聖經 The Poisonwood Bible

毒木聖經The Poisonwood Bible
作者: 芭芭拉‧金索沃
 原文作者: Barbara Kingsolver
譯者: 張竝
繪者: 朱疋
出版社:果力文化
出版日期:2018/03/05
語言:繁體中文

真的有"百年孤寂"的FU,當然剛果整體上沒像馬康多那樣魔幻,牧師家族也不像邦迪亞家族這樣複雜,烏蘇拉的角色該也很難有人可以代替。但以我們不太熟悉的非洲剛果這是一片神秘、遼闊的大陸為背景,哪裡的草木蟲獸毫無理由地瘋長著,熱鬧的生命在濃密的森林中勃勃輪迴,對照著自以為的救贖。

很特別得書寫方式來寫這家族傳奇,一個幾乎沒有男主人的家族故事,而這傳奇卻因為這男主人,在一九五九年,美國浸信會白人牧師普萊斯帶著妻子和四個女兒來到比屬剛果傳教,以為可以在這片黑暗大陸「拯救」非洲人的靈魂。但卻是迎來一家子感情失序。

書名以「聖經」為潛文本,芭芭拉‧金索沃卻刻意讓「天父代言人」、固執宏辯的白人傳道牧師/父親消音,選擇以五位女性,即牧師太太和她的四個女兒,輪流用第一人稱視角敘述事件,構成本書最獨特的「女性、多音、複調」敘事結構。每個角色都蘊含著豐富、幽微的人性,與不同背景、不同地域的讀者都能產生共鳴。而小說中,身負重擔的所有人最終都沿著自己選擇的道路堅定前行,這也賦予了讀者某種力量。

Bangala,班加拉,剛果語,指珍貴之物;當發音微異,指毒木,白色樹液含劇毒。當美國白人牧師對著非洲剛果人布道時高喊「耶穌是班加拉」時,眾人聽到的卻是「耶穌是毒木!」——讚美主,哈利路亞!因為耶穌會使你騷癢難耐!

白人牧師堅信自己不講其他,只講真理和福音,但在這非洲紅土之上每時每刻寫下的,卻是一部「毒木聖經」。

比屬剛果宣布獨立,突如其來的自由與生搬硬套的選舉制度,讓這塊土地上兩百多個非洲部族陷入了混亂;一年後,美國為了自身利益,隔海策劃了一場暗殺新總理的行動……

蠻荒、文化、政治、暗殺的衝擊動盪,捲動了每個人的生命;自然中一物吃一物,人也只是其中的一種。危機悄然潛伏,瘟疫般的暴雨與嗜血的政治獵殺,在同一天展開……

  

Thursday, May 03, 2018

曼谷小旅行,市區慢走

這些次來泰國我們都盡量減少在曼谷的停留時間,就是不喜歡這整個城市的交通擁擠,會讓我覺得很煩躁。

通常炎熱的曼谷,白天出門通常就是去咖啡館喝咖啡,有大部分時間我會是待在房間裡看書,下午時分才去河邊走走,然後逛逛Asiatique,看看是否有些新奇的攤子,然後吃個晚餐,帶上啤酒回旅館。

而這一次我在事前研究一下,看到某張圖片覺得好像挺有趣的,就去探探所謂的『曼谷版的愛情隧道』。雖然有許多介紹,但要定位還是很難,所以我們搭到那捷運站,然後搭Uber,只是方像不同車子繞上很大一圈。而且其實司機也不知道那到底在哪裡,我們根本就是看到鐵軌後決定我們自己散散步。開頭還走錯方向,但因為我一直沒找到我看過那些圖片,況且也沒看到廟,既然都到了,即使再怎樣有雷,也得親眼去看到吧!這樣才不會一直記掛著啊!所以我又堅持走上一段,真的有看到這個在運河上的火車站,他們稱呼在樹上隧道的祈禱捯–– Chom Thong火車站。真的就是在運河橋上的綠色隧道,只是沒能等到火車經過。

之後我們回到事中心先去collect一筆西聯的匯款,所以就在這堆百貨公司間找間餐廳吃午餐。之後才去看看有所謂“空中花園”!EmQuartier百貨。我們第一次搭的電梯看不到我們想要看到的那整片綠。到中庭後轉搭另一邊的電梯,終於看到那片綠,然後再搭手扶梯到5樓Helix Quartier。 在這裡,可以欣賞到在水上花園的一些熱帶植物,包括蘭花、鬱蔥的藤淚植物等。因為這裡的書局不太容易買到我想要閱讀的書籍,也就跳過逛街這一選項了。

然後我們下樓去喝個飲料,然後去找一間按摩店,享受一個小時的身體按摩。很舒服的感覺而且價位也不貴。

晚餐我們想著該回去吃鼎泰豐OR去Blue Elephant?反正在台灣我也去過鼎泰豐了,但一直都沒去試試藍象餐廳,就來去看看吧!

兩個人沒有訂位也沒那樣難喬出個位置,我們稍等一會就有座位了。上2樓發現很多中國人,另幾組台灣客人,聽他們聊天該是ㄧ些台灣旅客來這裡拜訪常駐泰國工作的台灣人,那些都比較大桌。兩個人真的很難點餐,隨便都是太多,又覺得試的種類太少。價位真的不便宜,我覺得就是來見識一下就可以,泰國有太多做得更好的泰國菜餐廳,價格可能只要一半的地方。但服務真的很好,也不是太坑人的地方。

Monday, April 30, 2018

人生無限露營車 The Leisure Seeker

很難想像在20歲時我可以欣賞這樣的電影,也許我可以理解他們選擇人生,但還是很難想像那種痛苦還有評斷生命的標準。但在我這樣進半百的年紀,陪伴父母老化,至少我真正接觸到"老"是什麼,這一切不斷讓我去想"老"的人生是怎樣的樣貌?而我自己企求的人生是什麼?而有衝突的時候,我自己希望怎麼安排我的老年生活?

電影根據小說改編,海倫米蘭與唐納蘇德蘭攜手主演70歲患重病的老夫妻,他們居住在美國波士頓,不顧兒女警告,兩人開著老式房車決定展開一趟前往海明威故鄉的公路之旅。

約翰與艾拉結縭五十年仍非常恩愛,然而隨著年紀增長兩人健康狀況每況愈下,艾拉的癌症來到末期,約翰的阿茲海默症也讓他漸漸喪失珍貴回憶......。為了讓彼此能在邁向生命盡頭的路上擁有最燦爛的風景,八十歲兩老決定開著一起命名的「夢想號」露營車,一圓他們年輕時的夢想──拜訪海明威故居!伴隨著失智與病發危機,兩人跌跌撞撞踏上笑鬧不斷的路途,這趟旅程是否會和他們一起走過的五十年愛情一樣,儘管艱辛,卻是這輩子最甜蜜不後悔的決定嗎?

其實電影裡讓我們思考很多。我們這樣的中年兒女,面對這樣的父母,也許我們會像兒子Well這樣覺得他們根本沒辦法獨立行動,畢竟他們老了、病了,好像我們就覺得他們該在家裡/醫院裡有人陪伴照顧。但到底是想有自由比較重要抑或是保護他們不受傷害危險比較重要?面對我爸媽的狀況,我必須承認我好像會覺得他們的安全比較重要,所以我會一直希望爸爸可以接受有個外傭來家裡幫忙,其實好像是自己買個安心、一種安全感。但面對電影裡這樣表現,其實他們可以選擇自己要的生活,他們不需要因為我們兒女的安全感OR別人的評斷耳語而活。也許我們該展現的是給他們可以有更多的選擇,卻也必須尊重他們的選擇。畢竟是他們的生活,他們若覺得這樣就夠了,你強要給他,他不見得會比較快樂。

當然現在很多談老化談老年很不能免地就會提到失智的問題。罹患失智的數字真的是很可怕的成長,而這伊吉並絕對不是病人自己的事,他會牽扯到很多的照顧人口,不是ㄧ個人生活品質受影響,而是周遭很多人都會被影響,即使你的鄰居。這跟我們30-40年前將精神病患送機構照顧一樣類似的做法,而面對失智我們更難接受,畢竟他有太長一段時間是個跟我們一樣的正常人,要接受他現在莫名其妙的言行舉止,就已經是很難的,更何況他每一種發作都沒有規則性,要讓自己能夠平靜面對真的很難。

另外我們是否有決定結束生命的自由?在大部分國家該都還不行,只有接受不急救的決定,但連這樣的決定其實我們也看到很多在那最後時刻無法尊重這樣決定的狀況。到底生命該是怎樣的結束?我在現在還不是很清楚明白,現在的我當然覺得這樣活著增添的年歲真的是幸福嗎?而明明就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不能有任何逆轉的情況,我真的要尊重疾病給我帶來的疼痛嗎?那到底是什麼意義?